一场比房价更大的恐慌正在发生(图)


经济学里有一个现象叫银行挤兑,说的是如果银行信用度下降、传闻破产,就会有一大堆人因为恐慌冲到银行取钱而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不足以应付这么多人的要求,银行就真的有可能陷入流动性危机,进而破产倒闭 由此你可以看见恐慌的力量 而在我看来,整件事情最诡异的地方还不在于恐慌的破坏性而是身在局中的人,会看到「恐慌」是合情合理的,非如此不可:早担心银行要破产,你看,现在不是破产了吗!——他们因为恐惧,而制造出他们恐惧的东西 整个事情里容不得「理性」的存在假如有一个理性的人,坚持说:「这是非理性的恐惧,不要信!」非常不幸,会被时代的车轮无情碾压 历史会证明他错了,虽然他是难得的理性人 就是这种荒谬的事,却时常在我们身边上演没错,比如房价 房价就是这样大写的荒谬二字 全民混乱打开手机,全是恐怖的消息,涨,涨,涨!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原本可以等一等再看的,已经等不了了没有房子的必须现在买房!有小房子的抓紧换成大房!非学区房的立刻打听学区房!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没钱买房子的人恐慌有一点钱,又不够买理想房子的人恐慌好不容易凑够首付,挤破头还抢不到的人恐慌买到房子,被月供压得喘不过气的人恐慌有房无贷的人就好吗也很恐慌只一套房的,仿佛赚了,钱落不到自己手里,更何况置换的难度越来越高最讨厌的是那些有好几套房的人,坐拥千万资产,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卖早了又怕少赚钱,捂在手里又怕崩盘的一天 每个人都被恐慌席卷每个人在恐慌下的反应,又刺激了旁人的恐慌——恐慌造就了房价的飙升,你不跟着慌,最后吃亏的就是你 恐慌就这样变成了一个「理性」的存在 我们因为恐慌,会做许多原本不必要的事,直到把想象变成现实我们会在本不必要的时候囤积粮食(直到货架一空),也会在早已疲惫的夜晚与失眠搏斗(直到天色大亮),会反反复复担心自己做不成一件事(直到把时间都蹉跎掉),也会再三闹脾气以确认恋人是否还爱自己(直到对方终于厌烦) 最后我要讲的,是一场也许比房价影响更大的恐慌 这场恐慌正在逐渐发酵之中,它的破坏力已初见端倪目前规模并不惊人,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重压聚焦其上迟早有一天,它会形成一场你追我赶的军备竞赛,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快,不知何时会超出临界值 那就是我们对下一代教育的投入和期望     先说我看到的几个现象: 我在一所还不错的大学当老师,我现在所接触的学生,比十几年前我读大学的时候,在学习上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要多得多同样是刚进大学时,他们对某些知识技能的掌握(比如英语、奥赛、IT和金融知识),要比十年前的学生高到不知道哪里去当然,他们花在娱乐休闲上的时间相应就少得多 他们在对时间的分配上严格使用二分法:「做正事」的时间,和「浪费」的时间后者的内涵因人而异,大体上包括发呆、看影视剧、一部分的运动、阅读、一切没有实用目的的社交(有时还包括睡觉)无论他们在事实上给后者分配了多大比例(出于压力,有时往往更大),主观意愿上他们是极其拒斥的,极端时甚至导致自暴自弃的行为在这个过程中,困扰他们最多的就是对「父母」强烈的愧疚感(即便父母就在他们身边,并且劝孩子降低一些压力) 总体而言,他们的幸福感低于十年前的学生 我的另一个朋友今天还给我打电话咨询学区房的问题这个朋友有北京户口,有学区,但不是重点小学他认为所在的区教育质量不好他的原话是「快走投无路了」我问他:「走投无路是什么路」他说:「孩子的出路」 等等等等 我相信,这些现象不只是我一个人有感觉并且大家都隐约嗅出了某种危险的味道大概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全国轰轰烈烈地搞过一阵「减负」运动,最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那时候有人说:「减负需要一代人的观念进步」现在一代过去了,这一代孩子的书包反而比我们那一代更沉 观念大家都在进步但观念进步根本不是关键 你很酷,你让自家孩子置身事外可以啊就像你可以坚持不买房一样 你岿然不动,其他人甩下你争先恐后向前冲直到某一刻你终于绷不住了:「就算我能承受,孩子一直被当成吊车尾,他愿不愿意承受」 我认识不少朋友,从前都是很酷的青年人,声称:「我要有了娃,一定不逼他上清华北大北大老子都上过了,没什么意思」现在他们还是咬着牙给孩子报兴趣班他们照样还是很酷的人,但是,谁敢拿孩子冒险呢 一种不安全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社会,山雨欲来风满楼到处鼓吹阶层固化,鼓吹学习改变命运你知道那些奥数知识对孩子的人生并没有太大价值,问题是只剩最后这几张船票,你要是不学,就会有别人比你捷足先登 所谓的军备竞赛,实质就是一场囚徒博弈每个人身在局中,都无力脱身你不加码,就被别人踩在脚下你一旦加码,就为恐慌添薪加柴 对于房价来说,人们总还有免于恐慌的底线,因为大不了就是一套房,放弃也就放弃了但是有孩子的人,谁又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不管呢一旦房子在手,心理上多少可以离恐慌远一点儿但是对于孩子的教育,要到哪里才是尽头呢一路拼杀闯进重点小学,就可以不慌了么初中呢高中呢 孩子们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我们也许正在见证这场恐慌的循环一线城市发酵,慢慢辐射全国它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呢会不会像房价那样升级到骇人听闻的地步会在何种程度上破坏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幸福它会有停下的一天吗如何停下 理智的话谁都会说,未来的后果也都看得见——但毕竟大家都没法像金庸小说里的人比拼内力,大喊「一二三」,同时收手 在这场逐渐掀起的风暴中,每个人,都是别人的受害者 你可以逃离这样的恐慌循环么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撤出而已撤出了,恐慌还在就像有的人卖了北京的房搬到大理,但他们逃不脱房价上涨带来的失落除非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承认:「我退出」,从根上斩断烦恼 我这辈子就不买房,或者我的孩子就是不再与别人争胜,对所有结果,我可以心平气和地领受,并且永远不为我的选择而后悔有这种大定力,大觉悟,或者在其它领域有大成就,足以将这些损失视如浮云的少数人,庶几才能从恐慌中脱身 可惜这样的人少之又少,挡不住社会大潮大多数人,仍然像是杀红了眼的赌徒,明明早已无力跟进,仍然不得不在一轮又一轮搏杀中,逼自己掏空所有的筹码跟进固然无力承受,但你知道,如果不跟,恐怕就会输得更惨——就像挤兑的银行,就像高企的房价,就像一出生就百米冲刺的孩子 这一把,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