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奔怒海 澳大利亚难民的艰难选择 组图


澳大利亚收紧难民政策令很多人处境艰难 我们都在电视和广播里听到过从印尼坐船到澳大利亚有多危险这些偷渡的船根本经不起海上的颠簸,而且经常超载,很多都沉了 即便这样,我们还是看到很多难民最后到了澳大利亚,在那里开始了新生活 为了今后能过上安定的生活,我们准备吃苦,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离开自己的国家,为了自己保命,也为了孩子们能有更好的前途 可是,我心里是很难过的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父母都葬在这里可是我没有别的路可走 萨伊德今年23岁,来自伊朗首都德黑兰他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因为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这一在当地属于刑事犯罪的行为而决定离开伊朗他乘船从印尼到了圣诞岛 就在他上岛三天之前,澳大利亚开始实行新规定,所有新来乍到的难民统统送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甄别难民身份如果获得了难民身份,他们不准在澳大利亚重新安置这让他非常绝望身在圣诞岛羁押中心的萨伊德通过电话讲述了他的遭遇 我逃离伊朗是想追求信仰自由,如果我知道情况会这样,那我怎么都不会来澳大利亚 我在海上走了三天,那是非常恐怖的经历,有人就死在我的眼前每个人都冒着生命危险到这里来,但现在当局说,不管怎么来的,也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都得去巴布亚新几内亚我们都是被迫来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太不公平了我现在非常郁闷 我在家是独子,我们家在伊朗也不缺钱花如果他们把我送去巴布亚新几内亚,我就在那里自杀算了可怜我的父母,他们再也见不到我了 马罗夫·沙里夫今年38岁,是来自斯里兰卡的穆斯林他去年参加了地方选举,结果遭到人身威胁,于是决定离开斯里兰卡 澳大利亚并不是我的首选地,我最想去的地方是意大利但是当时我很没有安全感,所以就想尽快离开我从有生意来往的人那里知道有人正在安排一艘去澳大利亚的船,结果我就去见了那个负责人他当时说的话让我信以为真 我也不是不知道这事的危险性,不过那人说路上非常安全,而且也相当舒服 每个上船的人要交一百万斯里兰卡卢比,相当于7千5百美元我用了三天时间筹到了这笔钱我自己有点积蓄,但绝大部分还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 这一路比我想象的危险多了我们先坐一艘渔船到了海上,然后换到一艘更大点的船上这船最多只能坐40个人,但船上最后装了117个人 船上管事的每天就给一顿饭,大家都吃不饱能不能吃上饭完全看运气而且上船10天后,船上的水就喝光了老实说,我当时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儿,从船上看出去除了海水什么都没有 到了第17天,我们终于看到陆地了就告诉了船工快靠岸时,船被澳大利亚一艘海军舰艇给拦住了我们这才知道这个地方是科科斯群岛,属澳大利亚管辖范围但这里是个旅游景点,根本没有难民羁押设施,所以几天后我们就被送到了圣诞岛 我在圣诞岛肺部感染发炎,又送到佩斯住院正常情况下,所有的难民申请都在圣诞岛上处理,如果他们真的相信你的申请难民资格才会让你去澳大利亚本土 我现在就在墨尔本等着难民申请的最后结果 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斯里兰卡离开他们不容易,但我自认自己的难民资格还是很充分的,如果被接受了我就能把家人接过来 我在斯里兰卡有生意,还算是个有钱人,有自由也有像样的生活这儿,我跟三、四个斯里兰卡老乡一起住,靠政府救济过日子 我发自内心地告诉斯里兰卡同胞们:别走我这条路,也别信安排偷渡的人的话我们受尽磨难,他们却从中发财   (编译:罗玲责编: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