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口原料 加国小镇爆惊天毒案5华人被捕(图)


  ■制毒工场警方提供 安省亚裔有组织罪案特遣队探员捣破一个相信是省内历来最大规模的冰毒制造及加工工场,拘捕五名怀疑涉案的华人警方在行动中搜获的冰毒原材料估计可制成400万颗冰毒,另起出逾11万粒制成品,该批冰毒市值高达4,000万元警方又发现两工场外围以捕熊器设防负责调查此案的高级探长张双智称,案中制毒原材料部分从中国大量运入加国,估计制成品会外销 负责调查此案的是省警有组织罪案行动科属下的亚裔有组织罪案特遣队,这支特遣队由多伦多警队、安省省警、皇家骑警、约克区警队、皮尔区警队及加拿大边境服务局人员联合组成 省警有组织罪案行动科指挥官岩士唐(MikeArmstrong)称,这个制毒集团分工仔细,警方早于今年4月开始,根据情报对多个目标人物及他们经常进出的住址与仓库进行监视 警方上月底认为时机成熟,遂向法庭申请了九张搜查令,包括到位于安省小镇Campbellford及Warkworth地区、约克区奥罗拉市(Aurora)一住宅房屋,以及万锦市7号公路夹窝顿大道(WardenAve)的迷你仓库等地点搜查 岩士唐指出,其中位于Warkworth一制冰毒工场,应是省内历来生产量最大的制冰毒工场,警方相信该工场是利用从中国进口或在本地购买的化工材料提炼为冰毒原材料涉案人士将这些原材料,运到位于Campbellford乡镇一平房,将原材料制成药粉,再运到位于约克区奥罗拉市的制药工场,将药粉制成药丸,以及完成包装分销工序 警方形容涉案人士非常小心及狡猾,他们在两个进行最重要工序的Warkworth制冰毒工场与Campbellford乡镇将原材料制药粉的工场外围,安装了以树叶作掩饰的捕熊器,即使有人欲走近该两所房屋,也会被这些隐藏的捕熊器陷阱所伤,故警方在部署及采取行动期间,需处处小心防范 岩士唐透露,警方在Campbellford乡镇的工场内,起获超过110公斤尚未加工制丸的冰毒,警方同时在万锦市7号公路夹窝顿大道的仓库内,搜出3,400公斤相信会用于制冰毒的化工原材料 安省省警昨日举行记者会,并展示两座相信用于将粉状冰毒压缩成药丸的器材,以及部分在行动中搜获的大批冰毒药丸;同时展示了涉案房屋内部情况等照片 调查人员在是行动中成功瓦解了这个制冰毒集团,并拘捕五名怀疑涉案的华人五名疑犯包括相信为集团的主脑人物的55岁Campbellford镇居民吴叔渐(SutJhing Ng,译音)、同样居住在Campbellford镇39岁的赵穗原(Sui YuanZhao,译音)、49岁奥罗拉市居民周国景(Kok King Chao,译音)及45岁毛少雄(Sui HungMo,译音)以及28岁万锦市青年黄俊杰(Chun Kit Wong,译音) 五名疑犯合共被控以13项与制造、藏有及贩运冰毒等相关罪名,其中居住在Campbellford镇的吴叔渐及赵穗原,除上述与冰毒有关罪名外,也被控以设陷阱意图伤害他人身体罪名 省警有组织调查科副面长托特(ScottTod)称,位于住宅区内的冰毒工场会为该社区环境带来无可估量的潜在危险,这类制毒工场不但会释出毒气及容易发生爆炸,更会令社区内出现抢劫及与争夺毒品相关的暴力行为的比率,大幅增加,危害社区治安 他形容是次彻底瓦解此制冰毒组织,不但阻截为数百万粒的冰毒药丸流入市面,更阻止了相关暴力罪案发生 制毒材料源自中国合法进入加拿大 安省省警亚裔有组织罪案调查组高级探长张双智指出,这个制毒集团的冰毒原材料大部分是由中国运入,这类从中国船运入境的肥料化工原材料本身属合法入口,但当落入毒贩手中,却被提炼为冰毒原料,而本国制冰毒案中不少都涉及华人有组织罪案集团;张双智相信案中搜获的冰毒除在加国分销外,很可能会被付运至美国及海外其他国家 省警今次的「雷霆扫毒」行动,成功将该制冰毒超级工场彻底瓦解 张双智透露,整个调查行动历时约4个月时间,被起出的制冰毒原材料可制造多至400万粒冰毒药丸,若未能及时阻截,这批潜在制成品市值高达4,000万加元,后果堪虞 他称,本国制冰毒问题严重,很大可能是不少可制毒的原材料,如肥料化学物品等是合法进口本国的;张双智进一步阐释,这些肥料化学品本身并不是违法材料,但落入不法之徒手中,却用于作为制毒材料,这才属犯法行为张不讳言大部分可制成冰毒的化工原材料来自中国等亚洲国家,而本国冰毒工场不少涉及华人有组织犯罪集团,情况令人关注 张双智表示,今次案件起出如此大批制冰原材料及制成品,加国毒品市场难以完全消化,故警方相信部分制成品会南下运往美国分销,甚至会运至其他海外国家销售 此案从提炼、制成药粉、制丸及包装并非在同一地点进行,而是由最初步骤于省内小镇完成,后期制作则运至大多伦多地区内进行张双智说,对有组织集团而言,此举是「分散风险」的做法,一旦其中一个工场遭警方破获,他们也可保留其他制冰毒工场,逃避被警方一网成擒 边境服务局区域总监维高域(GoranVragovic)向本报表示,从外地入口工业或农业化工原材料,若经过正规申报后并不违法,问题是该批原材料进口后如何被处理 维高域坦言,他们在分辨进口化工原料是否涉及犯罪行为确实存在困难,不过并非完全无迹可寻;他指出如有人经常以个人或公司名义,从海外输入非比寻常量数的化学原材料,而且进口次数频繁,边境局也会根据种种可疑迹象,进行相关调查同时该部门会与全国各支警队紧密联系,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