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两个中国傻子来到蒙特利尔


在9月2日结束的第三十七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期间,两个中国傻子来到了这座加拿大的文化之都,他们是湖北的“义渡艄公”万其珍和浙江的“宁波好人”王延勤,前者是被湖北省政府推出的样板人物,曾角逐“中国网事·感动2010”十大网络年度人物和2012年度“中华十大信义人物”,后者是死后成为优秀党员干部的基层工作者他们分别以田老爹和李东海之名,出现在蒙特利尔电影节的参赛电影《我的渡口》及参展影片《一生有爱》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片中频频出现的义举之后,导演都安排他们发出了自己是傻子的慨叹 “义渡艄公”万其珍生活在群山环抱的湖北恩施地区建始县,其祖上在清末来这里逃荒时,当地山民没有排斥他们为报邻里关爱之恩,万家自造木筏,为村民摆渡,不收分文至万其珍接过撑杆以来,万家已有四代六人接力坚守了近130多年这种传统美德中“信义”在当今中国堪称至珍至贵,熟悉中国国情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主席洛赛克去中国选片时,特地把它选来参加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最终它获得了人道主义奖(ECUMENICAL PRIZES)提名的殊荣 然而,正当万其珍守着家徒四壁的老屋、忍着风湿性关节炎的疼痛,以每日的艰难摆渡换取日常食物时,在他居住的恩施地界以北的直辖市重庆,主政的薄熙来正高调唱红打黑当万其珍以道德楷模田老爹的形象出现在蒙特利尔时,薄熙来正在山东济南接受贪污受贿罪的庭审,几乎没有中国人相信官方所指控的2500万金额,传言中薄熙来仅北京一栋房产价值就超过3亿巨大的对比下,难怪《我的渡口》的导演会让田老爹发出“我们家是祖传的傻子啊”这样的感慨 与活在闭塞山村的万其珍相比,“宁波好人”王延勤显得更加另类在由中国残联和宁波市海曙区宣传部拍摄的故事片《一生有爱》中,这位居住在生意头脑发达的宁波市区的基层党员干部,像圣人一般行事,他把家里唯一的空调送给盲人按摩院,自己和家人则在南方酷热的夏日里受煎熬,把为给儿子结婚购房预备的首期款借给一个腿部残疾的年轻人有意思的是,导演也让片中主人公李东海发出了“要是中国多一些像李家这样的傻子,这个国家该多么美好!”的慨叹 两位导演之所以不约而同借片中主人公之口发出慨叹,是因为中国正处于空前沦丧时期,官员无官不贪且大耍淫威,贫富分化严重的同时为富不仁者比比皆是,大量官员携带巨额资金外逃,社会道德底线不断被突破,各种令人触目惊心的事件频频发生 根据中国官方2011年发布的《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报告,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事业单位、国企高管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高达16000至18000人,卷款8000亿人民币尽管这些数字很快被官方否认,但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官员外逃人数以及携款数额远高于官方公开披露的数字有资料显示,在中国共产党的三百名中央委员中,有百分之九十家属常住国外或已是外国公民;中国贪官及其家属,每年把五百亿美元带到外国世界银行估计,中国官僚贪污的总数约佔GDP百分之三,也即中国官员每年贪腐的金额高达二千亿美元 据中国媒体八月的最新报道,外逃中国官员正从大官向小官蔓延,以下新闻可让世人窥见其冰山一角:在截至到2012年9月30号的2011财政年度,全美各国际机场从中国公民那里收缴了将近200万美元的未申报现金在加拿大,仅仅从2011年4月到6月初的二个多月时间里,多伦多和温哥华两个机场就从中国公民那里收缴了约1300万美元的未申报现金 难怪一位魁北克女士在参加影片《我的渡口》的新闻发布会后,质疑中国官方拍摄这样影片的动机:“这部电影拍给谁看,在中国有谁会为它鼓掌?它又想起什么作用?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